我國農藥管制相關科學資訊

議題:我國農藥管制現況與所面臨問題-針對新藥進場與舊藥退場之機制

背景描述:2018年5月21日,中國時報連續刊登了三篇報導:大開農藥方便門 食安五環成口號茶樹農藥鬆綁 第1泡別喝了殘留放寬 百香果噴5種農藥。報導中不僅指出因農藥殘留管制鬆綁,將使食品安全成為口號;標題更直接針對茶葉和百香果。隨後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該相關報導100%有誤,並召開記者會進行說明。

 

何謂「賽派芬」

此次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於2018年05月03日預告修正「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」草案中,增修訂9種農藥於各類蔬果植物等農產品29項殘留容許量。[1]其中的兩款農藥「賽安勃」、「賽派芬」被開放使用於茶樹,作為防治茶捲葉蛾類以及茶葉螨類之藥物。

 

表一、賽安勃、賽派芬之增修訂原因及參考依據[2]

資料來源:衛生福利部

 

從上表來看,賽派芬被歸類於美國環保署致癌等級C級(可能為人類致癌物)。然進一步細看,賽派芬其實均未被列入美國環保署(USEPA)及國際癌症研究中心(IARC)的致癌物質公告清單中。之所以被食藥署暫定為致癌等級C級,乃是由於在動物試驗的報告中顯示,賽派芬對雌大鼠具潛在致子宮腺瘤。故目前雖無任何研究報告指出賽派芬會對人體造成傷害,但長期攝入對人體會造成何種危害還需要加以追蹤,具有一定的風險與科學不確定性。

 

何謂延伸用藥

依據98年農糧署統計資料顯示,我國常態栽培作物種類多達233種以上;加上國際農產品的進口開放,促使我國的農業結構不斷在改變;據估計農產品中有害生物的種類已超過300種,並有逐年增加的趨勢。[3]

而依照我國目前核准的農藥使用範圍主要採取「單一作物上的單一害物」,換言之,每款農藥申請只能針對一種作物中的害蟲。[4]這樣的登記方式導致部分種植面積較少或是新興的作物無藥可用,從而使違規用藥的案件層出不窮。

為了解決使用未登記藥劑的問題,農委會推動「群組化農藥延伸使用」,將屬性相近的作物歸為一個族群,期望藉由作物與害蟲的群組化,使農藥經合理的評估後,延伸使用制較大的範圍[5],像此次的百香果即是一例。

 

相關科學資訊

  • 我國新藥的進場機制

傳統藥劑一般來說毒性較高,但長期使用下害蟲仍會產生抗藥性,為達一樣的防治效果,藥劑的用量便會逐漸增加,進而產生負面的影響。為了不要讓舊藥持續使用,則須讓副作用相對較少的新藥進場,而在進場的過程中則應注意相關的農藥安全評估與風險控管。

我國農藥安全的評估,主要橫跨了農業委員會及衛生福利部兩個單位,農委會主要負責評估農藥的毒性及檢驗方式,同時透過田間試驗,評估使用的方法、範圍、安全性及效果;衛福部則針對人體健康風險、國人飲食習慣與每日可接受取食量(Acceptable Daily Intake, ADI)進行評估。[6]

 

圖一、農藥登記審查流程圖

資料來源:藥毒所、農傳媒[7]

 

  • 十年農藥使用量減半

由於去年8月爆發雞蛋遭到芬普尼污染的事件,突顯出我國於用藥上的問題與風險,因此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於去年9月時宣示,臺灣將訂定政策目標,在十年內,也就是2027年,將我國農藥的使用量減半。[8]

 

圖二、十年農藥使用量減半之指標

資料來源:農委會

 

而為配合十年農藥使用量減半之政策,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於2018年05月02日預告「普硫松等十二種農藥為禁用農藥及限制25%毆殺松乳劑等六種農藥之使用方法及其範圍」草案。[9]草案中列舉了普硫松、大克蟎、芬佈克蟎、16.5%滅紋乳劑、8%甲基砷酸鈣可濕性粉劑、1%鐵甲砷酸銨粒劑、6.5%鐵甲砷酸銨溶液、42.3%禾爾邦砷乳劑、0.49%嘉賜蒙粉劑、甲基砷酸鐵、35.2%甲基砷酸鈉溶液、45%甲基砷酸鈉溶液等高風險農藥之禁止製造、加工、分裝、輸入、輸出、販售及使用之日期。

除高風險農藥之退場機制外,防檢局也將針對高風險高用量的劇毒農藥-巴拉刈之禁用進行配套措施,並於後續逐步檢討毒性較高的農藥。[10]

 

  • 我國農藥管理所面臨的風險與挑戰

綜合上述來看,目前我國農藥管制的現況大致包含以下幾點:1.為避免沒有合法農藥可以使用的窘境,因此需先通過新的合法農藥,才能將高風險的農藥逐步退場;2.有些作物在經濟考量下,會面臨沒有合法藥物可以使用的狀況,因此將透過延伸用藥的方式,給予相同群組作物合法的農藥;3.在管制措施上,預計在十年內達到農藥使用量減半之目標。

其中針對十年農藥減半之政策,在落實上除了相關規定的制定外,仍有四大面向的問題仍需解決:1.依據《農藥管理法》第29條之規定,農藥販賣業者,應詢問購買者之用途[11],藉此掌握農藥流向。然除了資料管控不易、人力有限難以稽核外,有時農民也會因找不到核准用藥,而導致違法使用未登記藥劑的狀況產生;2.政府雖會進行田間抽驗及市售蔬果的農藥殘留檢驗,但由於並非所有蔬果都有辦法追溯到生產者,因此仍會造成管制上的漏洞;3.在推動替代性生物防治時,仍要考量當地的成本效益及取得方便性,同時要教導農民用藥的方式,否則落實率也會成為一大挑戰;4.植物醫師的制度尚未全面落實,且是否能適應現場狀況仍需一段時間培養相關經驗。[12]

 


[1] 資料來源:衛生福利部

[2] 由於各國標準會隨時變更,請以各國最新公布資訊為準。歐盟及日本未訂定容許量或依照檢驗方法之定量極限者,適用單一基準0.01ppm。

[3] 資料來源: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-作物群組化農藥延伸使用制度之推動

[4] 資料來源:農傳媒《【農百科】農藥延伸使用

[5] 更多「農藥群組延伸使用制度

[6] 資料來源:農傳媒《農藥安全管理的七個思考

[7] 此圖主要參考農傳媒《農藥安全管理的七個思考》中的農藥登記流程流程圖。更多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請參見食藥署全國法規資料庫

[8] 更多農藥減半政策

[9] 草案內容

[10] 更多「高風險化學農藥逐步退場」之討論

[11] 資料來源:全國法規資料庫

[12] 資料來源:今周刊《田間經驗真心話 揭露農藥管理四大假象